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穿越 → 崽,爸爸们希望你做个好人最新ag棋牌盘口|首页

崽,爸爸们希望你做个好人最新ag棋牌盘口|首页

说与山鬼听 着

完本免费

和谐问题修改文名,曾用名《每天都有大佬想当我爹》/《小混蛋》治愈宠溺小甜饼文!馥碗,自小被关在地牢里接受非人训练。爬井、开锁、徒手爬高楼、像猫一样走路轻盈无声,能打能扛。一朝逃出生天,馥碗如愿被弄进学校改造,从此在外怼天怼地横得不行,在家忍饥挨饿埋头做题。吃饭,可以但没必要。睡觉,不如起来学习。朋友,没一个能打。就这么浪了没几天,暗中观察的老父亲们终于忍不住了。老父亲们:小混蛋,不吃不喝不睡,是能让你变强还是咋地?馥碗:沉默以示没爹。回头饿着肚子揍小混混的时候,馥碗想起操碎心的老父亲们,揍了没两下,还是不情不愿地收手,冷着脸去吃饭。***罗域第一次见到馥碗,是在一个下雨天。馥碗浑身湿答答的,又瘦又漂亮,还受了伤,却冷静得不像话,像只无家可归的骄傲小猫。罗域蹲在小猫跟前,说:“天气这么坏,该回家了,小朋友。”●小馥碗冷淡,很酷,不爱说话,怼天怼地不需要老子,其实是个小可怜。●1v1,甜甜甜,叮当猫√超级英雄√正能量max√唯一不自称是爹的√就是攻,剩下都是爹,有真有假,不喜尽快逃生~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激情推荐!基友管红衣的耽美预收《喜欢我的人成了书中巨佬[穿书]》→【穿书后我成了大佬的替身白月光,还带球跑了!残暴不仁铁血隐忍大哥受Vs暗恋十年一朝穿书被绑定了CP前期还必须走剧情的苦逼攻,双穿书沙雕爽文】激情推荐基友黑子哲的古言宠文《全京城都盼着她被休》【重生归来,全世界都等着她被休,她却宠冠京城!】

233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9/30

在线阅读

和谐问题修改文名,曾用名《每天都有大佬想当我爹》/《小混蛋》治愈宠溺小甜饼文!馥碗,自小被关在地牢里接受非人训练。爬井、开锁、徒手爬高楼、像猫一样走路轻盈无声,能打能扛。一朝逃出生天,馥碗如愿被弄进学校改造,从此在外怼天怼地横得不行,在家忍饥挨饿埋头做题。吃饭,可以但没必要。睡觉,不如起来学习。朋友,没一个能打。就这么浪了没几天,暗中观察的老父亲们终于忍不住了。老父亲们:小混蛋,不吃不喝不睡,是能让你变强还是咋地?馥碗:沉默以示没爹。回头饿着肚子揍小混混的时候,馥碗想起操碎心的老父亲们,揍了没两下,还是不情不愿地收手,冷着脸去吃饭。***罗域第一次见到馥碗,是在一个下雨天。馥碗浑身湿答答的,又瘦又漂亮,还受了伤,却冷静得不像话,像只无家可归的骄傲小猫。罗域蹲在小猫跟前,说:“天气这么坏,该回家了,小朋友。”●小馥碗冷淡,很酷,不爱说话,怼天怼地不需要老子,其实是个小可怜。●1v1,甜甜甜,叮当猫√超级英雄√正能量max√唯一不自称是爹的√就是攻,剩下都是爹,有真有假,不喜尽快逃生~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激情推荐!基友管红衣的耽美预收《喜欢我的人成了书中巨佬[穿书]》→【穿书后我成了大佬的替身白月光,还带球跑了!残暴不仁铁血隐忍大哥受Vs暗恋十年一朝穿书被绑定了CP前期还必须走剧情的苦逼攻,双穿书沙雕爽文】激情推荐基友黑子哲的古言宠文《全京城都盼着她被休》【重生归来,全世界都等着她被休,她却宠冠京城!】

免费阅读

????南城的初夏,雨水总是不期然瓢泼而至。透明的雨滴淅淅沥沥地在路边跳起了舞,仿佛无形赶跑了拥挤成团的热气。

????馥碗又做梦了。

????黑黢黢的梦境中,他回到了熟悉的地牢里,变回了八岁的模样。

????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口深不见底的水井,水声嘀嗒,汩汩流动着。井口摸起来光滑而湿冷,上面长满了青苔。

????地牢里只点了一盏小台灯,橙黄的光线无法照到井里,衬得幽黑的古井仿佛择人而噬的兽口。

????馥碗抿着细薄的唇,安静地站在一边,小小的手里拎着一只和他的小腿一样高的木桶。

????“喝多少,用多少,自己打。”一道熟悉的苍老声音在身旁响起。

????他没有出声,只抬起头,用圆溜溜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说话的老头,乌黑的瞳仁印出老头干瘪苍老的脸,眸中没有一丝惧意。

????仅仅是个看起来无害柔软的小孩,老头却下意识挪开了视线,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。

????馥碗低下头,抬起手把小木桶丢进了井里,发出细微的扑通声。

????细胳膊细腿的小孩坐上了井沿,侧过身,两只手紧紧抓住了沿壁,整个人翻过身贴着井内侧,手一松,就滑了下去。

????下一秒,冰冷的井水淹没了他的口鼻,带来窒息般的不适感。

????馥碗迅速浮出了水面,睁开眼,头上湿答答的软毛还在滴着水,却安静地转头,在漆黑的井底寻找那只木桶。

????他很快就在另一边找到,游过去抓了过来,打开盖子,盛满水,又盖紧,将木桶上的绳子拉起,把桶背到了背上。

????做完这一切,他仰头看了一眼井口透进来的一抹朦胧的微光,没再犹豫,贴到井壁上后,开始手脚并用地攀着往上爬。

????比起第一次,不断挣扎着,爬几步就摔回去,现在的他显然知道怎么爬能更省事,或者说少受点罪。

????井壁上哪个地方是凹陷进去的,哪个地方可以作为着力点,哪个地方踩了就会落回井里,他一清二楚。而这样的熟练,是用无数次险些淹死在井里的代价换来的经验。

????八岁的孩子,花了十一分钟,才爬出井口,将木桶里的水倒进水缸,转头要继续跳井的时候,馥碗忽然醒了。

????他挣扎着吸了口气,睁开眼,活动了一下手指,却发现身体已经动不了了,心情便不太好。

????远处狭窄的小巷里临时驻扎了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,枪口不约而同对准了一栋古旧雅致的小楼。

????路口停放着一长排的警车,一眼望不到头。附近的居民早已紧急疏散,整个小区里一个人影都看不到。

????不多时,有隐隐约约的枪声传了过来。

????没一会儿就有一列警队押着几个面容熟悉的人进了警车,后面跟着几台担架,上面全是伤员。

????想来缉捕行动已经快结束了。

????这里是南城号称最适宜居住的宁静小区,谁能想到,这个小区的地下,竟是犯罪团伙的大本营,一个巨大的噩梦地牢。

????馥碗逃出来的时候,随便抓了件宽大的卫衣就套上了。

????此刻下了雨,他瘫坐在角落里的台阶上,兜帽戴在头上,垂下来一直遮到了长长的睫毛。

????过长的袖子将瘦骨伶仃的手拢住,只露出了一点没有血色的指尖。

????他微微歪着头,靠在墙上,双眼有些难以自控地合上,疲惫到极限了。

????昨天制服那个老头时,他一个人对上了六个研究员。

????最后按着老头的脑袋往地上砸的时候,背上被墙壁上突然射出来的针扎了一下,索性那些人已经是强弩之末,奈何不了他。

????但那一针的副作用显然很大,他这几年被注射了不知道多少药剂,身体抗药性早已到达顶峰,依旧没扛住,撑到这里,就动不了了。

????唯一爽快的是,他终于做了一直想做的事情,把那个老头踹进了水井,看着对方在水里惊惶挣扎,却恐惧得发不出声音。

????不用工具,跳下井打水,随时有可能淹死,这样的滋味,不让对方尝尝实在太可惜。

????馥碗觉得自己报了仇,就没那么不开心了。

????靠在墙上又眯了一会儿,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。

????馥碗拉开衣袖,露出指骨分明的左手,低头看着落在掌心的日光。

????常年住在阴暗潮湿的地牢,这样的温度对他来说,还挺陌生的。

????须臾,小区内广播响了起来。

????“市民们下午好。现在播报关于今天南城东部蘅芜小区缉捕行动的结果:

????国内规模最大非法研究组织现已集体落网。

????6月7日,在南城军方、k市zf部门的大力支持下,军部大校罗域率领公安部特别行动小组将代号为“工具人”的非人训练研究组织成员悉数缉捕。

????该组织长期对多名幼童进行超负荷非人训练,目的是培养一种反人道主义的全能工具人。下午2:23,受害程度稍轻的五名幼童已送往人民医院,但唯一一个遭受起码十年虐待的少年仍不知所踪……

????据军部大校罗域透露,此次行动得以顺利完成,皆因这名少年冒险为警方提供了多重内部消息,里应外合……

????目前,警方已在蘅芜小区执行全面安全防范措施,同时全力寻找这名少年,市民们请保持冷静……”

????“里应外合。”馥碗轻声念了一次这个词,平静如湖水的眸子有了一点光亮,想起半年前出现在水井里的那个盒子。

????地牢密不透风,没有任何能和外界联系的媒介,但那口水井,却不知何时,被人从外面打通了。

????除夕那天深夜,馥碗跳下水井打水,一个密封的小盒子忽然从井里浮了上来,里面装的是一张纸条,一把枪和一个热乎乎的蛋糕。

????“盒子底下有个按钮,按了之后盒子重量倍增,会沉入水底。用它来藏你的枪。除夕快乐。”

????人生中第一个蛋糕,尽管馥碗不喜欢,依旧一口一口吃完了。

????随后,每隔三天,井底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盒子,放的基本都是用来防身的道具,有时候会有食物和日用品。

????或许那是只叮当猫,才会知道他被关在那里。馥碗想。

????但他最后只用那把枪打伤了老头,其他的都没动,也没把那些盒子带出来,反而留在了地牢里。

????如果那个人也参与了缉捕行动,就当还了。总归不是他的东西。

????馥碗没和人正常交流过,地牢里没人和他说话,能想到的处理方式就仅仅是这样。

????就像现在,他动不了,也没想着寻求帮助。

????这么一沉思,天忽然又变了。

????雷声响起,豆大的雨水砸了下来,耳边充斥的皆是细密的雨声。

????馥碗身体暂时无法动弹,戴着兜帽坐在屋檐下,□□的双脚上满是流血的伤口,有些地方还扎着玻璃碎片。

????他把实验室里所有关着小孩的玻璃门都砸碎了,到处是玻璃残渣,难 下一页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穿越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