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小火小说网!手机版

首页都市 → 寒远完结+番外全文最新

寒远完结+番外全文最新

池总渣 着

完本免费

??《寒远》作者:池总渣【完结】??文案:高亮提醒,攻受破镜重圆分开七年。??高亮提醒,攻会有个孩子非亲生。??雷者慎入。??禁欲贫穷攻x洁癖小公主受。??洛林远生来娇贵,脾气大,性格硬,空有一张好的脸。??俞寒薛定谔的直,脾气好,性格软,每天只睡三小时。??俞寒不想洛林远靠近他。??洛林远偏要靠近他。??这是一个洛小公主追着要跟人家做朋

0万字|次点击更新:2019/09/28

在线阅读

  《寒远》作者:池总渣【完结】

  文案:高亮提醒,攻受破镜重圆分开七年。

  高亮提醒,攻会有个孩子非亲生。

  雷者慎入。

  禁欲贫穷攻x洁癖小公主受。

  洛林远生来娇贵,脾气大,性格硬,空有一张好的脸。

  俞寒薛定谔的直,脾气好,性格软,每天只睡三小时。

  俞寒不想洛林远靠近他。

  洛林远偏要靠近他。

  这是一个洛小公主追着要跟人家做朋友的纯情校园文。

  作品标签:近代现代,甜宠,小甜饼,破镜重圆,HE。

  第一章

  他有纹身,洛林远看得很清楚。一串黑的,像英文字母,隐在白色校服袖下。文的位置大概是肩胛骨,因为打球的时候,他的袖子要卷起来,露出点边缘。

  洛林远咬着吸管,坐在了台阶上看球。他怕晒,躲在阴影底下,懒洋洋地眯着眼,盯着球场中心的人。

  那人愉快地跟队友拍手,庆祝成功进球。

  洛林远吮了口吸管,一口甜甜的果肉进了嘴,他用牙细细地磨。

  洛林远撑着石台,脸往上抬,松了松脖颈。刚拿出手机,后颈就被人一拍再一揽,逼得他险些将刚喝进去的果汁给吐出来。

  他推开搭到他身上的手,不客气地对来人说:“你干嘛啊!”

  方肖受了他的冷脸也不以为意:“怎么坐到这看球啊,咱们班在隔壁球场。”

  洛林远也不搭理他,将吸管叼进嘴里,慢吞吞地咬,眼睛不离球场上的人。

  方肖顺着视线一看,嘿,这他妈不就是俞寒吗。

  他眯着眼盯了盯俞寒,又看洛林远:“他怎么着你了?”

  洛林远没搭理人,方肖也不在意。他跟洛林远自初中在一块,深知这人除了脸以外一无是处。在外人面前还好,熟人面前就是狗脾气,混身毛病。

  还是因为洛林远他妈生他的时候亏了身子,也就这一个儿子,洛家上下疼得跟眼珠子似的。

  但老话说得好,越金贵的孩子越难养。洛林远打娘胎来就大病小病不断,从小就常常住院,体质很差。

  因为洛林远童年经常在医院渡过,脾性就比较骄纵。

  又因为作为洛家这辈的长子,长大要继承家业的,小时候刚出医院还得在各种叔叔伯伯面前亮相,必须作出一幅乖巧懂事贵公子的样子。

  在这样的一个成长环境里,就养出了洛林远几乎有点双重人格的模样。

  方肖刚认识人的时候,也被他装出来的样子给迷惑了。

  初中那时,洛林远还没发育,那真的是雌雄莫变,嫩生生的,眼睛又黑又大,睫毛长得好似混血,还有着个洛小公主的外号。

  当然,女生背地里都是叫他洛小王子的。

  那时的方肖就是一个单纯的颜狗,舔颜舔得死去活来,就不知死活去跟洛林远做朋友了。

  刚开始洛小公主还乖巧可爱惹人怜,后来露出真面目,方肖也不是没想过合不来就不做朋友呗。

  但洛林远在一起校园群架的时候,非常讲义气地背着被人打得半瘸的方肖逃跑。

  那时候方肖就真的把人当兄弟了,狗脾气也给忍了。

  洛林远平时在外装出一副高岭之花,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,很少见他对人这么上心,还在大热天出来盯着人打球。

  他打球,洛林远都没来看过呢,说嫌晒,他血糖低,头晕。

  方肖重新把手臂搭到了洛林远身上:“怎么了,俞寒跟你抢女人了?”

  方肖看看目光炯炯盯着俞寒的洛林远,心里非常不给面子地想,这画面简直就跟一狐狸犬盯着藏獒,气势汹汹得分分钟咧嘴上去咬,人藏獒鸟都不肯鸟他。

  方肖顺着视线看向球场的俞寒,如果说洛林远是贵公子,那俞寒就是一落难王子。

  单亲,母亲早逝,被外婆带大。年前外婆还被车撞了,现在仍躺医院里呢。

  俞寒特意跟老师请了假,晚上要去医院陪护,就在这种情况下,成绩仍稳定在年纪前十。

  长得又帅,成绩好,身世可怜,简直就是小说一般的人设,引得不少女生心里怜惜着他,明里暗里帮助他,还发起众筹。

  俞寒也是来者不拒,女生给他送饭吃,他就吃,女生发起众筹给他捐钱,他就拿,还一一去礼貌道谢,说以后一定会还。

  这还不还虽说不一定,但见人不抗拒,女生们也就心满意足。

  私底下倒有人说俞寒长得一副清高相,膝盖却比谁都软,说跪就跪了,好歹有点尊严吧。

  女生们一听到这话就炸,直言怼回去,说你家没人生病的时候,有种别用社保别求捐款啊,没办法了为什么不接受别人的善意,非得倔着个脖子耗死自己才叫守住尊严啊。

  总之两人都是学校里挺出名的人,但方肖怎么着都想不通这两人怎么会搭上边。

  方肖捏了捏洛林远的脖子:“你说这俞寒不是说家庭困难吗,怎么还有精力来打球啊。”

  洛林远啪地把方肖的手打下去了:“可能是球赛赢了有钱。”

  方肖嘶了一声,不可置信地盯着洛林远。

  洛小公主能对旁的人起兴趣已经够稀奇的了,还特意去打听人的事,太阳是从西边起来了吗?

  洛林远闷闷地垂下眼皮,真的太晒了,他受不了。

  他起身三两步跳到底下,又因为起得太猛,头晕目眩,他真恨自己这幅身子。

  洛林远最后看了眼球场上的人,不经意间他们对上了视线。

  俞寒与他四目相对,还愣了愣,下意识露出一个温和有礼的微笑来。

  他刚好掀起球衣擦拭脸上的汗,双颊泛着健康的潮红。一旁看他打球的女生早就掏出手机来拍了,拍那八块腹肌和漂亮的人鱼线。

  可洛林远却对着人嫌恶地皱眉,他心想,真脏。

  真热,真累,真烦,他到底为什么大中午地要来这破地方看球,呆在教室喝冷饮不好吗。

  本来在家中就不能喝冰的东西,来到学校吴伯就管不到他了。

  洛林远淡淡地收回视线,冲方肖矜贵地点点下巴:“走了。”

  他踩着雪白的球鞋,慢吞吞往教室的方向走。他将饮料扔进了垃圾桶里,咚得一声。

  他不是忽然对俞寒起了兴趣,而是他不小心看见了俞寒在跟人亲嘴。

  地点是学校的天台,和他亲的对象是男的。

  洛林远那时正躲在背阴后学抽烟,他忍着呼吸道泛上来的痒意,憋得脸都红了,一错不错地盯着不远处两个交叠的人影。

  青涩,校服,拥抱,亲吻,只是同样的性别,就构成了不一般的画面。

  都是男的,活的同性恋。

  他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香烟,洛林远把烟掐灭在了墙上,留了个漆黑的印子,结束了这场愚蠢的青春期叛逆。

  他忍不住地盯着俞寒亲吻别人的唇,慢慢的,被磨红了。就像他喜欢的那款红丝绒蛋糕一样,看起来又甜又诱人。

  洛林远不敢想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男人的嘴感兴趣,他觉得太可怕了,浑身上下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版权说明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更多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都市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